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繁城之下大结局满意!两大案告破,魏知县大仇得报,岳铁嘴有福气

时间:10-26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45

繁城之下大结局满意!两大案告破,魏知县大仇得报,岳铁嘴有福气

《繁城之下》迎来大结局!第12集,时长长达101分钟,是普通电视剧两集多的体量了,看得过瘾!我连刷了两遍,第一遍急于看剧情看最后的真相,第二遍扒细节,连看两遍都意犹未尽。大结局揭晓,有些事情在意料之中,有些事情又在意料之外。第11集看完时,我猜魏知县是小宝子,而那个大胡子是陆不忧。魏知县是小宝子我猜对了,但陆不忧我却猜错了。原来,陆不忧在20年前的那场大火中就已经死了。先是小宝子救了他,之后,因为大火烧塌了房子,危急时刻,陆不忧推开了小宝子,自己被砸死了。我跟读者也曾探讨过,可能在那场大火中,陆不忧和小宝子只能活下来一个人,但是大家都以为活下来的一定是陆不忧,万万没想到,导演没按常理出牌,活下来的却是小宝子。果然编剧兼导演王铮很有平等意识,不会按传统常理,总是让地位低的人,为地位高的人去牺牲,这点安排我喜欢。超长大结局非常精彩,之前挖的坑基本都填上了,之前的伏笔也都一一照应了,而且有反转,有多处精彩华章,最后的收尾,宋典史的吟诗更是看哭了我,直接升华了结局,超赞!此处不得不夸一句,腾讯视频今年推出的悬疑X剧场,连续三部剧,《漫长的季节》《欢颜》《繁城之下》,部部精彩好看,这是要飞升的节奏啊。01 魏知县与宋典史的一场对话,宋典史与曲三更的一场对话,绝了前11集出场时一直穿着官服的魏知县,在本集中换了便服。一袭白袍,代表着决绝、悲壮、视死如归。为求一个公道,为了给好友陆不忧报仇,魏知县已经决心牺牲自己,用自己的死,来换取薛举人(陆直)一伙凶徒的灭亡。可能会有人疑问:魏知县既然是朝廷命官、堂堂县令,为何不直接将陆直和其手下拿来拷问,反而要采用毁掉自己的办法来报仇呢?一是当年所有与案件有关的公文案牍,都已经被冷捕头毁掉了,没有任何证据和由头,可以重新审理20年前的案件。二是以陆直的心机城府以及他死不悔改的本性,即使你打死他,他也绝不会自己招供的。三是陆直继承了陆远暴的巨额财产,苦心经营二十年,黑白两道都有人,要用常规手段扳倒他,非常难,甚至可以说,毫无希望。因此,魏知县只有选择用非常手段,用违反法度的江湖手段,来报仇了。魏知县和师爷两个人,到任后就展开了行动。他们从冷捕头开始,再到王夫子、程神医,一个个解决,并且,让程神医等人,死前写下招供书,签字画押。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魏知县已经抱了必死之心。他的计划就是,拿到这些证词证据后,与陆直同归于尽,或者让陆直的人杀死自己,这样,陆直就落下了一个杀害朝廷命官的罪名,再加上魏知县“生前”提前备好的那些证据以及他本人写的遗嘱,足够陆直和他的同伙被砍头了。宋典史,其实早在曲三更拿到驴背行囊里的纸条前,就已经猜到了魏知县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了。第11集中,有宋典史话里有话的细节,还有宋典史悄悄藏起他画的人物肖像的细节。面对着知县老爷的复仇,宋典史本来是想置身事外的。但是,魏知县与他的一场谈话,改变了宋典史的明哲保身、不偏不倚的态度。那场谈话,太精彩了!对话内容精彩,演员宁理和宗俊涛的演技飙戏也精彩。将宗俊涛这样一个实力派演员,放到一个前11集中戏份都不多的魏知县身上,却原来是好钢要用在刀刃上,宗俊涛演技之出色,尽在最后一集的高能段落中充分展现。再加上宁理。两个老戏骨飙戏真的是绝,看他们演戏,真是一种享受。因为这段台词太精彩,所以我想在此忠实记录几句:宋典史:我以为这世上冤者无数,却从未有平冤昭雪一说啊。……那大牢之中,窗都没有一扇,更无昼夜之分,可你仍能感觉到,日子一天天地过去。魏知县:如何察觉得到呢?宋典史:你可以看自己那些受过刑的皮肉,如何一点点地烂掉。我本以为,生死是一道门槛,这边是生,跨过去就是死,只是一瞬间的事,后来才知道,原来死可以很慢很慢,原来人也可以一点一点地死。……直到有一天,有人进来告诉你说,你的案子,翻案了。可这个时候,你已经死了一半了,那一半已经变成了鬼,再也变不回人了。你就是一个半人半鬼、非人非鬼的怪物。老爷,迟到的公道,可不是公道啊!(这句话饱含了多少心酸愤懑,宋典史是对自己说,也是提醒魏知县的)魏知县:本县以为,宋典史的冤,不在大牢里。宋典史当年身负吴门才子之名,人称书画双绝,这只右手,现在怕是连笔都拿不起来了吧?可这就算是宋典史最大的冤情了吗?……让你那半个鬼魂不得超度的是,即便朝廷昭告天下,还你会元、给你高官,可你那右手还是拿不起笔,邻人乡里还是会说你使了银钱,你那好友还是含恨而终,可那些上本举报的御史言官,让你致残的刑部堂官,忙于党争的朝廷大臣,还有那些一口咬死你舞弊贿赂的愚民庸众,他们,却没有一个人受到惩罚。宋典史,不是你的冤不能平,是你的仇,无处报啊!从古到今,人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,正义终会来到。还有一句,善恶到头终有报,不是不报时候未到。可是,该剧借宋典史和魏知县之口,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:迟来的公道,还算是公道吗?宋典史,当年的江南才子,无端卷入冤案,就此毁了一生,还害死了一位好友。陆直,杀了陆家所有人,陆远暴和陆忠都是死有余辜,但是那些陆府的下人仆妇呢,他们可都是无辜的。手上沾满了鲜血的陆直,摇身一变成了薛举人,20年来享尽富贵荣华,而陆不忧早已被大火烧成了炭,纵使现在杀了陆直,能换回陆不忧一家人、能换回陆府那上百口人的性命吗?也就是在这场谈话之后,宋典史决心帮助魏知县活着完成复仇计划。因为,他的冤案是无头的,找不到人报仇,他只能抱憾终身,但魏知县的冤案是有头的,既然有头,就能报仇,他就要帮助魏知县翻案报仇,而且,要让魏知县活着看到沉冤昭雪的那一天,不留遗憾。也因此,便有了后面宋典史与曲三更的那场对话。在第11集,我还以为曲三更去找薛举人合作,是权宜之计,没想到他竟真的是想借薛举人之手,替他师父冷捕头报仇。这个曲三更,真是被他师父带坏了!他这件事做的,真是不地道。幸亏有宋典史点醒了他。宋典史不仅仅是用言语,而且是用自己的生命,加上夏捕头、那些衙役的生命,才点醒了曲三更,让他明白自己到底该怎么去做。之前还觉得曲三更的好友高士聪没什么本事,没想到,最后帮助曲三更做出正确道路抉择的,正是高士聪。曲三更其实已经明白师父是坏人,是罪人了,然而,多年的师徒感情依然促使他想着为师父报仇。幸亏有诤友高士聪。高士聪告诉他,冷捕头选错了。果真一语惊醒梦中人!也幸亏曲三更醒悟了,不然,他在无意之中已经成了不忠不孝的罪人了。他还不知道,他的父亲曲天明,正是被他的好师父冷捕头一刀捅死的呢!其实,宋典史才是曲三更人生道路上的真正良师。02 当年的一双好友,20年后成了生死对头,最后,同归于尽看完第10集,我本以为该剧是一位真少爷与假少爷的对决,却没想到,是一对童年好友的对决。陆直和小宝子。一个陆府的小书童,一个翠花楼的小龟奴,两个人,曾经是分吃一块糕点的好朋友。陆直,因为贪欲和野心,变成了这个故事中最大的恶人。而小宝子,因为好友的死,变成了用自己的力量,去争取公道的复仇义士。小宝子(魏知县)和他师爷所杀的人,冷捕头、王夫子、程神医等,都是背负着命案的该死之人。而陆直所杀之人,除了陆远暴、忠爷原本就恶贯满盈该死之外,其余人,多数都是无辜之人,有罪的,也罪不至死。忠爷算计了陆直,殊不知陆直也在算计他。陆家大火中,陆直出其不意,捅死了忠爷。陆直不会武功,以忠爷的身手,能被他一刀刺中,显然是忠爷对陆直完全没有戒心。他的确是在利用和算计陆直,不过,年岁渐高的他,可能是真的想把陆直当儿子了。但是陆直,这个腹黑少年,其心机,竟是忠爷这个老盗匪都比不过的。陆直这个少年,太可怕了,他的坏,是无可救药的坏。20年后,他的真面目被一一揭破,在和魏知县对质之后,他的罪行完全败露,知道自己只有死路一条了,“获罪于天,无可祷也”,但是,他临死之前,还要拉上魏知县一同上路。果真是坏到家了。魏知县,终究还是当年那个善良的小宝子。《繁城之下》中,除了陆直,最坏的人,莫过于那个厨子尤二,也就是20年后的牛不厌。陆远暴和陆忠,都是强盗,心狠手辣是肯定的了。然而尤二作为一个厨子,心却够狠,够坏,也够狡猾。在他做饭往汤里下毒时,他脸上的表情,竟像是在烹制什么得意之作似的,太邪恶了。(这个演员演技也真是好)最后,结尾处,魏知县的师爷,在离开蠹县前,把尤二杀死在了他的剁肉案板前,看着真是太痛快了!而算命先生岳铁嘴,快乐地和娘子一起坐车离开了。可能魏知县给了他一笔钱,他可以和妻子一起安度余生了。03 最后一场戏,最后那首诗,致敬宋典史和唐寅,升华主题,感人陆直死了,魏知县也求仁得仁,陆家纵火案的真凶都已伏法或被诛,两大案件得破,该剧可以画一个圆满的句号了。然而导演,竟又在最后加了一场好戏,致敬了剧中的宋典史,也致敬了历史上的江南才子唐伯虎,给该剧留下了一个美而感伤、令人感慨的尾声。《繁城之下》,明面上,好像曲三更才是主角,看完全剧,才觉得,曲三更其实只是个线索人物,该剧的真正主角,其实是宋典史、魏知县和陆直。陆直,是恶的代表,宋典史和魏知县,是善的代表。宋典史,虽然被一场冤案改变了命运,受尽酷刑,变成残废,但他做了典史后,虽喜欢用酷刑,但从不冤枉一个好人,也从不收受一分钱贿赂,甚至,连五品官的俸禄都不领,甘愿领典史的微薄薪水。魏知县,也即小宝子,他在忠爷的地下密室里发现了大量的黄金,但是他并没有贪财,也并没有忘记好友的死,用自己的余生,苦心谋划布局,力争让恶人伏法,他所做的事情,不仅仅是为陆不忧,也是为“公道”二字。结尾处,曲三更在宋典史的遗物中,找到了宋典史留给春杏的信。是一首诗,《杏花仙子歌》:杏花滩上杏花天,杏花天里杏花仙。杏花仙子植杏树,再摇杏花舞翩跹。起舞花开无人见,舞罢落花充赏钱。且舞且歌且零落,不悲不怨不流连。曾笑杏花非国色,又惜风尘吹花残。国色天香世无匹,风尘脂粉万人嫌。若将风尘比国色,世人皆笑我疯癫。若将疯癫比世人,情愿疯癫一万年。一年守得杏花天,万年结得杏花缘。此身常来花间坐,身后还在花下眠。很明显,这首诗是化用唐寅的《桃花庵歌》,不过化用得好,有自己的个性创新,以及对剧中宋典史心情与遭遇的精准表达。而且,你能相信曾经让观众瑟瑟发抖的“李丰田”,能够有这样温文尔雅、落花惆怅般令人陶醉的声音吗?宁理老师的台词功底,真绝,最后这首诗,我听得感动落泪了。所配画面也是绝美。结语:《繁城之下》终于落下了帷幕,这部剧,是这些时日我追得最用心的一部剧,应该也是今年最好的一部古装剧。该剧无论是演员、剧情、细节、画面质感、美术摄影,都堪称优秀。希望这样的好剧,多拍一些,也让宁理、宗俊涛这样的戏骨演员,可以有更多的发挥演技的空间,给观众带来更多的艺术享受。(文/第一滴露珠)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